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下雨了,我们都淋湿了

十六岁时候,我总能在学校的天台上听到莫名其妙的歌声,起初我还怀疑是幽灵在作祟,但渐渐的,这种想法开始变得模糊,在我心里,那是有人性的歌声。悠扬又轻柔的歌声,伴着含糊的歌词和温柔的调子,背景是从天台望过去毫无遮拦的黄昏。


唱歌的是个女生,我从没见过她的脸,她一定是有意躲在水塔的后面,怕别人瞧见。有那么几次我试图绕过去,去看一看她,但听到我的脚步的时候,歌声就停了。

之后的我学乖了,不再好奇那人是谁,只是放学后,悄悄地在天台上,听她唱歌。时间长了,我发现她的歌里一直在唱着:“下雨了,我们都淋湿了”之类的,歌词一陈不变。

十八岁的时候,高中毕业。最后一个天台黄昏,我幽幽地站在这,听她唱最后一遍“下雨了,我们都淋湿了”。那天,我对自己喜欢了五年的男生说了一句“喜欢你”。

“滚开,真恶心!”他说,推了我一把。

我一个人在男厕所里哭了一下午,毕业典礼都没去。

她的歌声又传来了,纯粹的,直白的。

“下雨了,我们都淋湿了”。

真奇怪啊,她怎么知道下雨了,明明天很晴啊。。。。 。。。

夕阳很美,照在我被泪水沾湿的脸上。

之后过了很长很长时间,长到我已参加工作、娶妻生子,长到我已经快要忘了过去的一切,长到快要忘了我自己。

那天下班回家,路过铁路口时,正好栏杆缓缓地下落,不久就听到电车“况况”得驶过。巨大的噪音里,我听到了不远处的音响店里,传出了熟悉的歌声——

“下雨了,我们都淋湿了。”

我盯着驶去的电车,雨点落在我的身上。。。 。。。 


评论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