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回忆过去的泪和笑,好好前进






“今天开始写日记吧。”

 

    小鸟游在日记本的第一页写上了这句话,然后合上,匆匆洗漱,化妆,穿上连衣裙,踏上高跟鞋,和往常一样到公司去了。

 

要照以往的话,小鸟游没有写日记的习惯。要问为什么要写的话,理由还真是很荒唐。

 

两天前的早上,她和往常一样,被闹铃叫醒,睁开眼迎接恼人的周一。迷迷糊糊的踏上电车,然后在座位上睡得昏天黑地。

 

“糟了!”醒来时,终点站都到了。车上稀稀拉拉的乘客都陆续地下车,其中夹着一个正为“上班迟到了”担忧的小鸟游。

 

下车后,她本打算沿着地下通道飞快的跑到对面做相反路程的电车。

 

她踏着高跟鞋向前跑,可是突然间,“上班迟到”焦虑全都不见了。她转过头看着车站旁努力开着的樱花——那种在四月,在日本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樱花,晃着它们的花枝,悠闲地摇动。

 

她停下来,开始觉得为了工作和生计拼死奔跑的她是多么的傻。她想起已不再的青春,还有和她在樱花树下午睡的女孩。那些娇嫩可破的少年时光里,没有人和现在的她一样,穿着高跟鞋在电车站飞奔,和她一样为了用来活命的工资而变得伤痕累累。现在,还有多少个当时一起走过的人,和她一样,像个老人一样,怀念起那段时光呢。

 

那个女孩,知道她出车祸的那个早上,小鸟游坐在教室里听着无聊的古文。

 

   “樱花谢落会重开,燕子离巢且再来,一闪光华难再现,谁家倩女费疑猜。”——《万叶集》,难懂的句子,止不住的困意,猜不到的以后。

 

小鸟游都快忘了,老师宣布这个消息时,自己是怎样的表情和感觉了,只是觉得,那句“樱花谢落会重开,燕子离巢且再来,一闪光华难再现,谁家倩女费疑猜”在她脑子里回放着,一遍又一遍,直到她懂得了句子的意义。

 

那个早上,刮起的风,把挂在枝头的樱花瓣吹进昏昏欲睡的教室。小鸟游看着那些在她眼前飞过的、粉色的樱花瓣,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

 

一握,什么也没抓住。

 

    那女孩很安静,爱看书,也很爱看漫画,有着很沉静,有点中性的好听的声音。骨节分明的长手指,在风中飞舞的长发,比她高一头的个子,卷起的黑色水手服的一角,均匀的呼吸,彼此牵过的手,骑着自行车在河堤边悠闲的黄昏,没敢送出去的吻。

 

没错,在那个时候,有那么一个女孩,陪在她身边。虽然这比喻很俗套,但小鸟游还是想把她比作樱花,短暂的花期一过,就都落了。但只要空气轻微的浮动,心微微的一颤,有关与她在一起的快乐记忆,全都像樱花瓣一样,飞得到处都是。

 

    公司,当然讨厌!上司,当然讨厌!生活么?我还没厌恶到那种地步啊。

 

周一的早上,小鸟游因缺勤而被狠狠的骂了一顿。谁知道她自己沿着那车站,追着那些花瓣,走了多远呢?那时她很伤心,因为有了那样的回忆。她也很高兴,感觉力量一下子涌上来了——她要更加卖力的工作,挣更多的钱,还要谈场恋爱,最好在出国旅游什么的。

 

“啊,最近开始写日记吧!”她自信满满地说。现实再困难,她还是要把这些全都记下来,因为想不到哪一天,看过满篇的抱怨后,就会在下文发现好玩的事情。

 

她很肯定。

 

    好好回忆,也要好好向前走,伤心的事,总与美好的日子相伴。



_Fin_



评论(3)
热度(3)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