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真荣城和母亲

好像,真荣城的身边从没缺过钱。他是很聪明,虽没有用功的决心,但有赚钱的心眼。他的母亲是个三陪女,经常把客人带到家里来。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时,真荣城很镇定。屏蔽掉母亲和客人在卧室“啊啊——”“恩恩——”的叫床声,他蹑手蹑脚地掏出了那可怜男人钱包里的四张伊藤博文,然后轻快的溜出家门,跑到秋叶原买了个便宜的摄像头。

 

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他知道这种事肯定还有下次——他了解他的母亲亚弥。摄像头在他的挎包里安稳地待了几日。几天后,他逃课回家,把它安在母亲的卧室里。又过了一两天,母亲又带客人回家了。真荣城安静地呆在房间里,打开电脑,又打开了下好的MiniVCap。

 

“喂,真荣城,片呢?”午休时,一个男生紧张兮兮的和真荣城站在音乐教室的门口,那里安静又呆板。

 

“5000元,不谢。”真荣城从黑色立领校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USB。


 “好... ...好贵!”

 

“嫌贵就滚蛋!”真荣城转过身,狠狠地白了那个面相猥琐,长着脓包的男生一眼。

 

【人渣。】他想。

 

“别别,别走啊!”那男生似乎想伸手抓他的衣角,顿了顿又怯生生地缩了回来,“我买!”他扭扭捏捏地掏钱,汗流了一脸。

 

一手交货一手交钱,其余一概不问,除了——

 

“你要是敢告教头的话——”真荣城笑笑:“我就杀了你。”

 

这就是人生。

 

哈哈,可笑。卖掉自己母亲的性爱视频来供这些畜牲手淫?你还真是——说你聪明?还是傻啊。

 

真荣城的身边从不缺钱。他的母亲奉上肮脏的笑脸,染着油彩的手指一勾,男人有了,钱也有了。可这些钱,没有多少是花在真荣城身上的,他有着乱糟糟的童年,穿不成串的回忆,他很孤单,他好想逃。

 

他要钱。

 

如果母亲不给的话,那他就自己挣啊,他是个天才。

 

对不起啊妈妈,这是个母亲应尽的责任,你要用身体,来养育我的。

 

对么?

 



_Fin_



评论
热度(12)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