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优质女与路人甲 Superior Girl & Passer-by 贰






P从来不敢奢求自己与近乎完美的S有什么接触。她打算暗恋她三年,然后毕业了,该散的散,她自己走,不和S说再见。P是个女人,她不富有,不好看,不聪明,她给S的远比不上一个身强力壮英俊有能力的男人。

 

她很明白,明白到眼眶发热。

 

「完了。」

 

P这样想到。此时她的素描薄就要被一个带着蓝色美甲的潮妹捡起来了。P可以清楚地知道——弯腰的她,让覆盖在快短到大腿根的短裙下的条纹内裤暴露在空气中。

 

「这,这是你画——」嫌弃的声音,看垃圾的声音,瞧不起的声音。

 

可惜她没有机会再说下去了。P抢过她手里的素描簿,然后几乎是跪在地上,捡起了从里面散落出的一张照片。

 

眺望远处的S,背景是天台,角度怪异。那是P偷拍的。

 

「我要上天台。」P这样想着。她的脚好麻,脸好烫,好想死。

 

那一刻,她只在想一件事:「笑吧笑吧,尽情的看不起我吧!反正你们这些正妹一直都这样瞧不起我!但是,你,S!唯独你不能笑,你即使想笑,也别表现在脸上!你是完美的!完美的!」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当时是多么的中二。


P不看谁,把照片随便一窝,抱着本子跑了。

 

「可恶!都皱了。」P只记得最后自己坐在不知是哪里的角落里把照片展平,还把鼻涕留在了上面。

 

S这边,确是被吓了一跳。

 

被身边的人宠到大,还从未有一个人,愿意为她画一张素描。没有人停下脚步,好好欣赏她。大家都像个看客一样,她就是柜子里精美的商品,什么都好,看客们说说笑笑,评头论足,走了。还从没遇到一个愿真心愿为她驻足的人。

 

S很伤心,她不敢跟现在身边的朋友说,因为他们会说:「什么?!你还不知足么?还会觉得寂寞么?你明明都是优质女了!明明你都有了一切!真假!」

 

欲哭无泪的S,回想着那慌慌张张的陌生女生,和她匆忙捡起的素描本与自己的照片。一瞬间,属于P与S的世界开始运转,高不可攀的优质女蹲下身,开始凝视着卑微的路人甲。

 

「世界,好温柔。」

 

一个人的暗恋,变成双向的单恋,最美好不过它,最残忍也不过它。尤其是当这种关系,找上了两个羞于开口的人。



-Tbc-

评论(4)
热度(2)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