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加加之和白泽-壹


  


·《鬼灯的冷彻》同人

·加加白/鬼白

·清水

·坑


壹.


       病房里有个黑发男人,双眼放空地盯着房间的一角。除了雪白的墙壁和一把为探病的人准备的椅子外,再无他物。

 

       他盯着那里,就好像那里正坐着个活生生的人似的。

 

     「白先生,今天怎么样?」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带着职业性微笑的护士,年纪轻,充满活力的小姑娘:「有人来看你了哦。」

 

       那护士语调轻快,让人很有好感。她的后面跟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眉目清秀,紧闭的嘴,可见这是个严肃的来客。

 

      「他今天怎么样?」风衣男子开口。他的声音浑厚低沉,冷冰冰的,听不出丝毫担心的意思。

 

     「这个嘛?还是和平时一样。自己到院子里散散步,饭也有好好吃。就是不说话,闲下来的时候就只是发呆。不过放心,我们有嘱咐他好好吃药。如果您要是能常来陪白先生聊聊天,说不定能痊愈得更快哦。」护士对这个隔三差五就来探病的男人十分友好,毕竟对方也是个帅哥。

 

      「啊,对了,这是今天的药,我放这里了哦。」她把药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冲那男子点了一下头,走了。

 

       房间里静了下来。外面下着雪,但医院里的空调开得很足,反让人觉得有些燥。男子脱下风衣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然后拉过白一直盯着的椅子坐在他的床边。

 

     「别装了,没别人了。」他冷静的开口。

 

     「哎啦啦——这么快就没你发现了,真厉害!」床上的白接着摆脱了那副抑郁模样,眯着桃花眼笑眯眯地望着对方。

 

     「又不是第一次了。请不要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白猪先生。」男子毫不客气地还口,却还是那张冷彻的脸。

 

     「喂!你这面瘫!别叫我那个,难听死了!」白不服气的大叫,被对方气得面红耳赤,「你,不用去接孩子么?都到放学点了。而且今天又下雪——」

 

      白的声音渐渐变小。

 

    「不用。她们的妈妈去了。」那男子答道。

 

    「哦。」白看了他一眼,「你也早点回去吧。下雪了,路不好走。」

 

     「可你还没吃药呢。」男子站起来去拿床头柜上的硝基安定片——白最近失眠很厉害。「早吃完早治好病,免得再麻烦别人。」

 

       白只是看他,笑笑。

 

     「回去吧,不早了。以后别老往这跑了,没事多陪陪阿香和孩子们。反正这边,有你没你,都一样。」有点尴尬的语气,白低下头。

 

     「早点休息吧。以后多找人聊聊天。你原来不是最喜欢泡女人么。现在我允许你。赶紧好起来,我再来揍你。」

 

      真是幼稚,白想。

 

    「再见,加加之。」


-Tbc.-




 


评论(4)
热度(11)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