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加加之和白泽-贰

·《鬼灯的冷彻》同人

·加加白/鬼白

·清水

·坑



贰.


白的全名叫「白泽」。十六年前从中国的某个江南小镇和父母一起迁过来日本。当时的白柳眉桃眼,眼尾有淡红的胎记,薄唇,瘦骨,一身仙气。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取中国上古神兽——「白泽」之名,意祥瑞,保平安。那时白的父亲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地质学家,应邀去日本参加中日合作的地质探测项目。之后白一家定居东京。

 

白天生好皮囊,喜欢和女人混在一起。刚来日本就在学校里大受欢迎。长到十六岁,白进了高中,俊俏的模样引来关注的目光。

 

白的同学中,唯有一男生对他不理不睬——那就是十六岁的加加之。性格冷淡,不笑不怒,成绩也是出奇的优秀。要说的话,他与白在长相上略有几分相似。两人都是班里的标致少年,别看白那副风流模样,学习上去不输加加之。

 

世界上总存在着「不打不相识」的人。这两人的相识就是如此。

 

加加之实在是看不惯白这副吊郎当的混蛋样。这倒不是因为白成天泡在女人堆里笑颜醉人。在一丝不苟的加加之的眼里,白这样不懂努力上进的男人都和他在成绩上不相上下,实在是对自己每天起早贪黑的侮辱。

 

加加之的家庭并不富有,和白一比,简直一个贫民一个公子。父亲离世早,母亲也有病在身。作为独子,他要养活家里。小小年纪就练出了冷酷成熟的性格。兼职、读书均不在话下。

 

「喂,加加之,你有很严重的黑眼圈哦。」排座位把加加之和白调成了邻座。这给了白可以肆无忌惮的和加加之搭话的机会。

 

「... ...」加加之沉默。

 

打从心底讨厌白泽!讨厌他随便的作风。本不想与白有任何交集的加加之,每天必须要忍耐的,除了白周围时时刻刻都在浮动的女人的香水味,还有就是白看自己的那种不明不白的眼神。

 

现在白的眼神就是那样——半眯着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他。

 

「又不理我?算了。回去用冻过的茶叶包多敷一敷就好了。还有,你别再熬夜了,显得你整个人凶巴巴的。」

 

「请你不要在意我的事。」两人见面后,加加之第一次开口和白说话。白咂了一下嘴,那意思就是「你真无趣」。

 

「哎——」白叹口气,无奈的回过头去,「日本男人都这么无趣么?那日本的女孩子们也太可怜了吧。」他小声地嘟哝了一句中文。

 

-Tbc.-






评论(2)
热度(13)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