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加加之和白泽-叁

·《鬼灯的冷彻》同人

·加加白/鬼白

·清水

·坑



叁.




    晚上七点四十七分,东京的雪变大了。国道上堵得厉害。加加之皱了皱眉——白以前当医生的时候挣了几个小钱,现在病了,跑到郊外去住什么高级疗养院。每次加加之去看他,就要在路上花费好长时间。只是加加之并不讨厌。他是怕回家,怕看到她们的脸,怕心里的内疚。做事一直雷厉风行的他,一直在躲避,在害怕,在犹豫。

 

    这让他很痛苦。

 

    想想如果没有白泽的话,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只是一个一丝不苟,为家庭、事业操劳的丈夫、父亲?说不定又什么都没能改变,一切全都和现在一样——觉得有什么本来应该好好握紧的东西,正在消失。

 

    如果没有白泽的话——

 

     ——「加加之?要不要和我交往?」

 

    那一天,白的周围浮动着不一样气味。那是檀木香?是桃木香?是他自己的味道。加加之印象很深。白那种不明不白的眼神,竟有了几分逃避。但他说得很轻松,说得云淡风轻、万里无云,就好像加加之只是一个白目标中,注定被玩弄的女生一样。

 

    发红的眼角,勾起的嘴角,和被风吹起的柔软的头发,好看的样子。

 

    加加之不想欣赏。他不看白,整个人的气场冷得像冰。世界就像静止了一样,就像漫画里描写的那样不可思议——吵闹的教室变为无声的宇宙真空,而加加之自己就和缺氧一般飘浮在某个地方。周围有着不一样的色彩,不一样的温度,不一样的亮光。

 

    「喂!」白略显窘态,「我,我可是认真的!」也许怕对方会突然走掉,白激动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去晃加加之的肩。


    白的脸好红。

 

    谁料到加加之突然站起来,照着白的右脸颊就是一拳。那不是很有力道的拳头,把白打的向后退了三步。

 

    「喂!你——」

 

    「你给我闭嘴!」加加之吼着,又是一拳。白还来不及站稳脚,就向后倒去。

 

    最后,加加之还是离开了教室,剩下白,孤零零的躺在教室的地板上愣神,旁边挤满着尖叫的女生和看好戏的男生。

 

    他们叽叽喳喳,却全都沉默。

 


-Tbc.-


评论
热度(3)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