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加加之和白泽-肆

·《鬼灯的冷彻》同人

·加加白/鬼白

·清水

·坑



肆.


  

    白搬去疗养院的三个月前,世界进入到了第二度的千禧年。

    

    那一年,有气无力的白,无助地躺在市立医院的病床上,旁边是加加之。





      

    医院走廊的电子钟显示的是「03:56」,白被抢救后的四个小时后,他醒了,看见加加之疲惫地坐在他旁边,眼睛下面是重重的黑眼圈。

 

   「这家伙,到现在也不听我的!到底有没有用茶叶包冰敷啊?」白抱怨道,只是他现在没有力气再和加加之说话了。

 

   见他醒了,加加之没说什么,站起来去给白倒水。他的步子有一瞬间,就和踩在棉花上一般,险些要摔倒。最终加加之还是站直了身子,顿了顿,拿起塑料杯去走到饮水机前接水。

 

    白看不到他的脸,「你啊,少累自己了。有空去医院检查检查吧,你可能会得劲椎病的。」最终还是用力地,说出了想说的话。

 

   「你可真行啊,白猪。」加加之把水递给他,「大半夜吃安眠药,真会折腾人。现在到来说我了?笑话。」

 

   「呵呵,你又生气了?要不是你还记得我前两天发烧了来看我,我现在就死了。」白又露出了他标准的笑容,只是原先那种不明不白,早已变得清晰。但这笑了,又多了几分愁?几份累?

 

   「我觉得吧,天堂可能真的存在,而且要比我们想象中的好得多。毕竟啊,这世上好人死得早,一定是老天爷也知道活着不好受,让他们早去那里快活去了。」

 

   「你可不是什么好人,白猪!」突然的一番话让加加之觉得不安,他有点着急,急着要回应病床上那个被抑郁症折磨的可怜人。

 

  「你不是什么好人!记住。」加加之低着头,又重复了一遍,「所以,你别死那么早... ...」

 

   也许最后剩下的,是沉默,又或是因哽咽而无法再继续说出的话。

 

   加加之和白泽,谁也没有再看谁。



-Tbc.-


 

  

评论(3)
热度(6)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