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加加之和白泽-伍

·《鬼灯的冷彻》同人

·加加白/鬼白

·清水

·坑



伍.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而现在,那唯一赏心的一枝就要枯萎。

 

加加之再去回想高中时代,那些玩笑一般的话,搁置到现在,也就是泡在温水中一般,已经没有丝毫感觉了。他还在想,当初为什么要揍白。可思前想后,没有头绪。

 

也许只是因为身为与自己同性的白,说了一句让自己脸红心跳的话。

 

或者是因为他要用拳头告诉白——活着所遇到的一些事,说的一些话,仅凭感情是无法圆满的。要让他知道,彼此没有结果。

 

加加之是成熟的,他总是在不同角度思考着与别人相同的问题。看起来严肃死板的他,其实并不如此吧。他也可以温柔。也许除了白泽这个人,世上再无他人明白。

 

自己到底爱不爱白泽呢?他说不出。




 

 但他对白有一种感情。

 

 若说爱情只适用于男女,那同性之间的感情,就一定要叫做爱情么?它可以是比爱情更不凡的情谊,也可以比爱情更卑微。它不需要死的定义,它的存在,就像人对空气,对水,对生活的感情一样,不在意却离不开。

 

 高中,加加之为自己找到了这样的借口。然后他带着这样的侥幸,和那个叫「白泽」的男人一起,过了十四年貌离神合的生活。

 

最后自己娶妻生子,过上了别人口中——成功的社会人理想的生活。

 

留白一人,活的糊里糊涂。



-Tbc.-





评论(2)
热度(2)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