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加加之和白泽-陆

·《鬼灯的冷彻》同人

·加加白/鬼白

·清水

·坑



陆.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白来早稻田的法律系找加加之。那次是两人上大学后第一次见面。他们坐在学校附近一家中餐馆里聊天。白开口谈天说地,有点激动。

 

那天是中国的中秋节,中餐馆里顾客熙熙攘攘,几桌客人聚在一起喝着陈酿的绍兴酒,热闹得很。白笑着看他们,眼睛似乎变得模糊。他也喝了点小酒,脸有些红。

 

「好想回去啊。」白用中文说道。加加之没有搭腔,他听不懂。

 

「没想到你最后真去了法律系啊。和你真配。」白收回了目光,把它们聚焦在对面的人身上。加加之把原来的中分理成了清爽的短发,让他看起来像个职场精英。

 

「你有意见?」白被加加之瞪了一眼,吓得直摇头。

 

「我也想不到,你去学了医,没有因骚扰女性被抓。不过,你很有天赋。总算找到用武之地了啊,你这废柴猪。」

 

「喂!」白还是笑着,一点也不生气。两人喝着酒,吃着菜。周围吵吵闹闹,但这样的氛围很好,毕竟无论是加加之还是白,他们身边,从来没这样热闹过。

 

酒足饭饱,白提议说要去看月亮。出了饭馆,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九月,夜晚开始变得凉起来。白的心情很好,走在加加之的前面,脚步轻飘飘的。再将上酒精的作用,他念起诗来——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

 

加加之问他什么意思,他答道:「喜欢过的人很多,爱的人却很少。」

 

那一夜的月光很亮,抬头是好久没有细细观察过的,圆得精致的月亮。白转过身,吻了加加之。很轻,就像从没存在过一样,没有白的温度。





-Tbc.-


评论(3)
热度(10)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