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火黑】The 31st Diamond

The Voice:

  火神大我是个富二代,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然而这并不是促成他成为“21世纪我最想要嫁给的日本男性”排行之首的重要因素,若是做个街头采访,支持火神大我先生的女性会为你数出一大堆她们爱慕他的理由。

  “火神君性格很棒,待人谦和,一点儿也没有富家子弟的高傲冷漠呢!”

  “他从来不把自己的家世当做炫耀的资本,反而靠双手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事业,这点真的很让人敬佩!”

  “他实在是太帅了,不仅有让人惊叹的篮球天赋,居然还会做菜!天哪我快晕倒了!”

  “一直单身!并且这么多年一点儿花边新闻都没有!啊啊这样洁身自好的男人哪里找?!!”

  投票发起方的网络留言板上随处可见这类表白性质的发言,一时间这位帅气多金的年轻富豪成为各大厂商追逐的焦点,各类商业、公益活动的邀约不断,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这段时间火神的频繁曝光已经让他成为媒体新宠儿。

  但这位年轻富豪本人却并不像媒体上所写的那般生活顺遂优渥,心情好得可以一口气赞助好几个公益基金会。

  火神年少时就显露出来的篮球天赋,让他在高中毕业后理所当然地远赴美国成为了名噪一时的日裔NBA球员,在名利双收后,因受伤病的困扰,火神在三十岁时选择退役,拿着依靠篮球发家致富的资本回国接管某家篮球俱乐部,并且入股了国内最大的体育用品公司,走上了一般退役篮球员的基本路线——成为一名年轻的老总。虽然之后火神父亲的注资让那家体育用品公司的股价上升了不少,但这也并不影响火神“白手起家”的良好青年才俊形象。

  火神的事迹被夸张成都市传奇被媒体争相报道,例如幼时被父母扔在国内,度过孤苦伶仃的童年生活,随后又独自奔赴美国为事业打拼……大概大众眼中的英雄都必须是孤独的,所以火神被塑造成一个悲情、却又仍然富有同情心的大慈善家,为此他赢得不少赞扬,同时也带来不少烦恼。

  火神看见自己被写成个没人怜爱的可怜虫后相当愤慨,还曾经气到对着他那从事媒体行业的另一半乱发脾气,碎碎念着“你们媒体都是这样不尊重事实胡言乱语的吗”这样的无差别攻击,害得自己受了对方一周的冷脸。

  而这次为了给火神即将代言的某珠宝品牌宣传造势,商家找到这家网络媒体公司,发起了名为“21世纪我最想要嫁给的日本男性”的投票,趁着现在的“火神热”,让代言人名正言顺地登上排行榜首,为接下来将要公布的代言消息赚足了噱头。

  因为媒体方承诺会在投票结果公布之后为冠军做个独家专访,所以现在编辑部办公室的电话被打爆,邮箱被塞满,全是火神粉丝在询问专访的时间和地点,以及是否会安排粉丝参与专访。

  刚从学校毕业的新人山田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光是接电话就接了一上午,中间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任是脾气再好的人相同的话说上百遍也会抓狂,所以在挂断上午上班时间之内的最后一个电话之后,山田一怒之下拔掉了电话线,崩溃地冲向主编助理的办公桌。

  “黑子前辈!!!”山田几乎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黑子的办公桌上,大吵大闹着,“我真的受不了了!!!”

  办公桌上的小立扇呼啦呼啦地转着,明明还没立夏,可黑子已经满头大汗,刘海黏在额前。他皱着眉,嘴里叼着支笔,圆圆的黑框眼镜无力地滑落到鼻梁中间,手指在键盘上上下翻飞。

  “好了好了,我也在忙,这就是工作,忍一忍就过去了!”黑子动也没动地宽慰着挂在一旁的后辈,平时温柔淡漠的好脾气这会儿也被不停修改的专访方案磨光,语气也反常地不耐起来。

  大学毕业后黑子就来到这家网络媒体公司工作,国文专业毕业的他一直专供体育板块,因为优异的表现已在三年前被提升为体育专版的副主编,成为年纪最轻的板块主要负责人,而他现在却带着山田一起被调到娱乐版,坐上临时主编助理的位置,为的就是帮助策划火神大我的专访。

  “自从你进入公司,火神大我的新闻一直是你负责,全公司上下就你对他最了解,所以这次他们来问我要人我不可能不给,你要知道对方可是国际一线的知名厂商,我们可惹不起啊。”自家主编给出的理由言之凿凿,让人无法拒绝,可天知道黑子并不想来趟这场浑水。

  对啦,他就是全公司上下最了解火神的人,说不定还是全世界最了解火神的人。

  黑子就是火神那位从事媒体行业的另一半,虽然两人并没有举行过类似于结婚的誓约仪式,但从高中就开始的恋爱关系让熟知他们的朋友们早已把二人视作伴侣。

  一年前,火神和黑子刚刚结束长达12年的异国恋,正式过上同居生活。这本该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如胶似漆之时,但火神从刚下飞机那时起就成为全国人民眼中的焦点。这一年来,两人独处的时间加起来大概还没有某次黑子病假事假年假各种假加起来的,那为期两个月远赴美国的探亲相处的时间长,这让二人都烦躁得快要到达临界点,更别提在这节骨眼上冒出的仇恨值颇高的专访了。

  虽然娱乐版主编一副“你最了解他你是老大”的伪善面容,但天地良心这已经是他第五次修改专访方案了!!!

  “这次的主要目的是引入珠宝代言,所以要结合投票主题多设计一些涉及爱情观家庭观的问题,你知道,这样的钻石单身汉,大家都十分关心他的爱情生活。”主编老头暧昧地眨眼惹得黑子一回想起来就恶心,他几乎当场就要跳起来大吼“他就是个篮球笨蛋,他的爱情生活从头到尾该死的就只有本大爷我一个人”,哦当然这不符合他一贯温文尔雅的形象,所以他也只好一边微笑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一边把自己憋出内伤。

  山田依旧半死不活地歪在办公桌前,黑子不得不反思起自己平时对待后辈的态度是不是过于散漫了,改天得向日向学长取取经才是。

  电话铃突然毫无征兆地响起,前一刻还犹如死尸的山田随着铃声跃起,双手捂住耳朵,鬼叫着逃命般地离开了办公室,黑子恶狠狠地盯着山田离去的方向,最终认命地拎起听筒。

  “您好,这里是亚虎传媒。”

  “您好,我想询问一下火神大我先生的专访时间有没有确定呢?”

  耳边传来羞怯的甜美女声,黑子脑壳一疼,皱着眉却保持着礼貌的声线公式化地答道:“抱歉,时间还要根据火神先生的日程表来确定,所以暂时无法答复您。”

  “嗯我明白了,”女孩迟疑了一会儿更加羞怯地问道,“那请问专访有安排观众参与吗?如果有的话接受报名吗?”

  黑子几乎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冷笑,他推推眼镜,用可以算得上温柔地声音答道:“很遗憾,这次是一对一的小型专访,并没有安排观众到场观看的计划。如果您想一睹火神先生的风采,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网站,到时候收看直播。感谢您的来电,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说完,黑子也不等对方的回应,果断地挂掉电话,转头面向电脑,把光标移至“采访形式”那行,删除“未定”,输入“小型室内一对一,不安排观众”并加粗,键盘被他按得噼里啪啦。

  “如果这一点都不能保留的话,我就不干了。”黑子偏激地念叨着,“让他们爱找谁找谁去。”

  ※          ※          ※

       黑子回到家时已将近晚上11点,在和主编老头再三扯皮之后,修改过五遍的采访方案终于通过。筋疲力尽地扭开房门,黑子原本指望着有个自带天然热源的大型抱枕能让自己抱着补充点能量,可一片漆黑的客厅把他浇个透心凉——那位该死的“钻石单身汉”居然还没回家!!!

  把公文包随手扔在地毯上,黑子连洗澡的力气都不想花,干脆和衣倒在那张大得吓人的沙发上,在心里咒骂了一会儿某个没良心的青年才俊,骂着骂着就睡了过去。

  等到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晨被闹铃吵醒的时候。伸出手臂捞了半天,铃声却在自己还没碰到手机时戛然而止,黑子这时才意识到,他的专属抱枕就躺在身边。

  收回手臂顺势搂住抱枕的肩膀,黑子连眼皮都不愿意抬一下就勾着脖子死命往抱枕怀里钻,在对方肩窝找到一个舒适的位子,继续呼呼大睡。

  在黑子的意识里大概只安静了5秒钟之后,他再一次被闹铃吵醒,这次是来自另一个方向。

  简直要被气炸,黑子“噌”地跃起,眯着眼睛碾过身边的人肉抱枕(不顾那人为此发出的哀嚎)扑向床头柜,把那支还在欢快地唱着小曲儿的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

  黑子一定是睡糊涂了才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火神大我先生的这支手机极其抗摔,这完全归咎于本人的粗枝大叶:在他摔坏了第7支手机之后,秘书相田小姐终于无法忍受突然长时间不能联系上自家老板这件事,于是联络代言厂家为代言人私人定制一款无论怎么摔都摔不坏的高抗摔智能机。所以现在这支手机非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在床下唱得更欢。

  起床气完全发作的主编大人身手矫捷(说实话已经好久看不到他这么矫健的身姿了)地冲下床,拾起那支倒霉的手机,耐着性子依照提示解锁再按掉闹钟程序,被折腾得全然清醒。

  仍然躺在床上缓和着内伤的火神幽幽地转过身,看到的就是头发乱到突破天际、嘟着嘴一脸仇视地注视着自己手机的男友,哦我的老天爷,他只穿着昨天自己在困倦中胡乱给对方套上的,他本人的T恤。

  Oh yeah现在他很肯定黑子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除了自己的T恤之外什—么—都—没—穿—!

  火神觉得他的眼睛要被对方裸露在外的光洁肩头和那双笔直的大白腿刺瞎了。

  “嘿,黑子,别生气了快来再睡一会儿。”火神艰难地闭上眼睛,朝恋人方向张开双臂。而处于盛怒之中的黑子却不领情,冷笑一声将手机放回床头柜,爬上床勾住火神的脖子,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瞧着火神:“火神大我先生,我可没有您这么有闲情逸致。快睁开眼瞧瞧这都几点了?半小时后我可还有个访谈策划会议要开呢,所以今天可要劳烦您屈尊送我上班咯,我可没那闲工夫挤电车了。”

  全程不敢睁眼的火神深切体会着摸得着吃不到的痛苦,他知道昨天晚归是他的错(谁能料到一个慈善酒会能搞到那么晚?!),所以根本连狡辩的资格都没有,只好乖乖地让被起床气夺去神智的黑子出出气。

  黑子见火神还是一动不动毫无反应,眼神突然一暗,掰过火神的脸狠狠地咬上对方的唇,又在对方作出回应之前快速抽离,坏脾气地说道:“我们10分钟后出门,请动作快一些。”接着便自顾自地爬下床洗漱去了。

  火神不甘心地睁开眼,把那个该死的会议咒骂了七八遍。

  ※          ※          ※

       火神并不是每天都有接送男友上下班的机会。黑子生性淡漠,存在感低,为人处世也十分低调、不爱张扬。因此周围同事们都觉得他是个平易近人、容易相处的人,然而只有火神知道,那时常挂着礼貌微笑的面孔只是懒惰的外在表现。

  没错,黑子喜欢观察人类,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一定要对自己的观察对象倾注好感——他研究你,说不定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击败你。

  火神坐在驾驶座,为了遮住因为睡眠不足而水肿的眼睛戴着超级夸张的墨镜(谁知道会不会有记者突然就蹿出来对着你猛拍一气),皱着眉跟在塞车长队队末。看来这几天被烦到不行,副驾驶座上的黑子仍在喋喋不休地数落着自己上司、后辈,外带火神的女粉丝,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黑子的嘴皮有多厉害?他可是能说一晚上话都不带停顿的那种,亲身经历过的火神深有体会。

  20分钟后,火神终于赶在死线前将黑子安全送到公司,而这时,对方也十分凑巧地说完了他想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们居然还惦记着和你近距离互动这种异想天开的事,”黑子从包里掏出黑框眼镜架上鼻梁,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想都别想。”

  火神干笑两声,尽量平静地挥手和黑子道别,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却仍然脱线地觉得自己的眼光真不赖,这副眼镜根本就是为黑子量身定做。

  黑子其实是个控制欲非常强的人,如果说还没交往时对方只是拿捏着“搭档”的身份有意或无意地影响着自己的行动,让火神成长为让他感到开心和快乐的存在,那交往后的黑子就再也懒得藏起他的狐狸尾巴,正大光明地约束火神,并且把控制欲转变成了占有欲。

  要说火神有没有为此感到过困扰,看看现在仍满脸爱意地注视男友远去背影的他就知道,完全甘之如饴,毕竟他们的想法总是一样嘛。

  可还没等他看够,手机便催命地响了起来。来电显示让火神吓了一跳,立即战战兢兢地接起电话。

  “火—神—社—长—”电话那头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监、监督啊……”

  “需要我提醒您现在已经是上午9点35分了吗?10点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需要您出席还记得吗?”丽子的声音含着笑意,可这比她真正发怒大叫还要可怕。

  “我记得!今天是因为送黑子上班才……”

  “我不想听秀恩爱,不管怎样请您立刻赶到俱乐部来!”丽子粗鲁地打断自家老板的话,恶狠狠地挂掉电话。

  听着耳边的忙音,火神无奈地叹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老板当得有够憋屈的。

  刚刚回国的火神对于国内俱乐部的运营一无所知,在接受到各家俱乐部的邀请之后,火神找到已经接管父亲健身房的原诚凛高校篮球部监督相田丽子,在相田父女的帮助下选择了现在这家潜力较大的俱乐部。在火神的请求下,丽子答应暂时帮助火神打理俱乐部事宜,等到公司步上正轨后再抽身,可谁知她这位临时秘书一当就是一年多,火神根本没有放人的意思。

  丽子放下电话,捏捏眉心,越发觉得自己被这个后辈摆了一道。

  ※          ※          ※

       作为一名年轻的篮球俱乐部老板兼体育用品公司的股东,火神的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在亚虎传媒第四次和火神的秘书相田小姐沟通之后,才在周五晚上8点至9点挤出了点儿空当,用来安排专访。

  得知消息后的娱乐版编辑室里哀嚎震天,专访被安排在这个时间段意味着所有人的周末夜晚都将泡汤,全部得奉献给这位当下红透半边天的青年才俊。

  黑子作为这次专访的主要负责人倒是显得相当淡定——当然嘛,不论有没有这次专访,自己的周末夜晚一般都是和火神一起度过的。

  山田觉得黑子前辈这次有点认真过头了。虽然他这位前辈一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但参加工作这一年来,只要是专访之类的团队项目,黑子总是参与完全局策划之后就放心地把细节工作交给工作组中的每个人,从不干涉别人的工作。他很信任他的工作伙伴,这是和黑子共事时间还不长的山田能深切体会到的。

  但这次黑子却一反常态,追问包括采访室沙发坐垫颜色在内的全部细节,并且态度强硬,散发出一种“不按我说的来就死定了”的骇人气场。山田看着正在翻阅策划本的前辈,紧张地吞咽了口吐沫,把对方的反常归因为对娱乐版工作组的不熟悉。

  “对了,主持人确定了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黑子发声问道。

  负责联络主持人的结成说出了一个当前十分走红的女主播的名字,黑子皱起眉头,显然对此有些不满。

  “用她有点不妥,换掉吧。”

  结成愣在那里,不明所以。那位女主播身高腿长、肤白貌美,再加上声音甜美,采访风格乖巧讨喜,和火神坐在一起一定是非常养眼的一对俊男靓女,她不懂这不妥在哪。

  黑子对上结成疑问的目光,耐下性子解释道:“这位小姐最近绯闻太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在和富商巨贾纠缠不清,你不会希望专访结束后就曝出我们的专访对象和她的绯闻吧?‘21世纪我最想要嫁给的日本男性’的投票结果还登在我们网站首页呢,这不是打了我们自己的脸吗?”

  说完,黑子满意地看着对方一脸被噎住的表情,低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让结成去联络另外一位最近以“新好男人”闻名网络的已婚年轻男主持人。

  已婚直男,多么安全的人选!除了排除女性方面的潜在威胁之外,黑子是不会忘记火神也曾经登上过同志杂志票选出的“最受欢迎的日本男士”前三甲这件事的。在他可控范围内,要全面切断一切可能会造成二人“困扰”的可能,这是黑子最擅长做的。

  ※          ※          ※

       这周从头到尾黑子都忙到吐,不仅上班时一直连轴转,下班回家还要对家里那个采访对象科普所有问题的标准答案。学生时代的火神非常单纯,基本上有什么说什么,特别是对黑子,老实得让人头疼。交往后更是不吝啬向他表现对自己的喜爱,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点非但没变,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所以说火神君你记住了吗?”黑子卷起采访稿敲了一下耷拉在自己颈间的红色脑袋,而回应给自己的却只有一声不清不楚的闷哼。

  黑子知道火神也累坏了,青年才俊也不是这么好当的。火神年轻,商业经验不足,他还有很多需要学的东西,当年单纯的篮球笨蛋现在要变成一个商场成功人士,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还好自己会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黑子瞧着那颗脑袋安慰地想着,就像现在,他要做的是帮助他打起精神,应付好即将到来的专访。

  “你听我说,”黑子转过身摆正火神的脸,“这次专访的主题很私人,你得小心作答不能透露太多信息,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也是在保护我,明白吗?”

  火神接收到恋人眼中传递过来的担忧,温柔地一笑:“我当然明白,没有比保护你更重要的事了。”

  “你明知道我的重点不是这个,”黑子埋怨地捏捏火神鼻尖,“以你现在的知名度,大众是不可能轻易接受你喜欢男人这件事的,它不仅会影响你自己的形象,还会影响你的俱乐部、你的员工,你不会希望事情变成这样吧?”

  “我喜欢男人怎么就影响我的形象了?我又不滥交,我只有你一个!”永远抓不住重点的火神有点儿生气,说话时脸颊鼓鼓的。

  看着对方仍如学生时代执拗的表情,黑子感觉自己的脸不争气地发烫,在一起这么久,他还是没有适应火神时不时突然冒出来的真情告白。

  “可是我们俩的事是我们的隐私,我并不想让它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因此打扰我们的正常生活,难道火神君不是这样想的吗?”

  火神用力把黑子按进自己怀中,亲亲对方头顶:“你一直都能明白我的想法,我也一样明白你,所以我会乖乖照你说的答,绝对不会露出马脚的。”随后附上他标志性的爽朗笑容。

  黑子伸出手臂紧紧回抱住火神,心想能和火神在一起,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

  ※          ※          ※

       周五下午,亚虎传媒楼下塞满了前来“求偶遇”的迷妹们,为此丽子费了好大劲,才把火神从员工通道弄进大楼。她一边传讯息给黑子,通知他们已经到达,一边在心里盘算得向火神多索要一份充当“经纪人”的工资。

  得到消息的美妆组将火神带到休息室,告知火神先行换好专访所穿的服装,之后会有化妆师过来帮他定妆,便退出了休息室。

  火神换好衣服,对着镜子艰难地对付着手中的领带,他好像永远戴不来这个东西。

  身后传来敲门声,火神透过镜子瞥了一眼休息室的门,礼貌地邀请对方进来。

  黑子扭开门就走进火神的视线,火神对着镜子放松地一笑,一直紧绷的身体线条也柔软下来。

  回身带上门,黑子走到火神身边。火神转过身靠在化妆台前,张开双臂迎向恋人。

  例行拥抱过后,黑子接过火神还握在手中的领带:“怎么,还不习惯戴领带吗?”

  “这种东西戴一百次都不会习惯的吧。”火神配合地低下头,让黑子把领带套上自己的脖子,注视着熟练地帮助自己打着领带的双手。

  “火神君大概巴不得一辈子都穿着运动服吧。”

  “唔,这样当然最好。”

  “不过,穿正装的火神君也很帅气哦。”

  闻言火神抬起眼,露出求夸求表扬的眼神:“真的吗,有比我打篮球的时候帅吗?”

  打好领带的黑子帮火神理了理领口,抬眼看着对方露出的孩子气表情,伸手摸了摸对方由于从下往上看而堆砌在额头的褶皱。

  “不要老是这么抬眼,”黑子试着抚平火神的额头,“容易长皱纹的。”

  “这有什么关系,”火神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可已经过了30岁了啊。”

  “还真是看不出来呢。”黑子放下手,摸摸对方眼角日渐明显的皱纹,有些感慨,“我也老了啊。”

  “还真是看不出来呢。”捏捏对方手感一直很好的脸颊,火神原句奉还。

  勾住恋人的脖子,黑子用额头抵住对方,迷恋地注视着那双眼睛。

  “我还能陪你多久呢,火神君?”

  像是在问火神,却更像在问自己。

  心底某处突然被狠狠握住,火神把黑子拉进怀中:“傻瓜,当然是一辈子。”

  ※          ※          ※

       专访播出后反应空前热烈,亚虎传媒的留言板再一次被塞爆,大家都对火神在专访中表现出的温柔体贴的性格赞不绝口,纷纷表示不愧能够拔得头筹。珠宝公司对这次的宣传效果相当满意,紧接着召开发布会,向全社会宣布下一季亚洲区的主打结婚用戒将由火神出任代言人,并拍摄宣传广告。

  为了配合代言人方面“不安排女性模特”的要求,公司为火神度身订造了一系列单人出境的广告及海报拍摄计划:片中的火神以镜头为表演对象,将广告演绎成当事人的主观视角,这是本品牌珠宝广告中从未出现过的表现形式。

  所以观众们看到的最终广告成品,就是火神身着标准结婚仪式所穿的黑色燕尾服,手捧纯白玫瑰,对着镜头露出满含爱意的温柔微笑,举起那枚象征契约的戒指,低声却坚定地问:“Will you marry me?”的画面。

  广告一经播出,网络留言板上横尸遍野,女粉丝们为之疯狂,坚称自己受到了十万伏特的电力攻击,被苏到站不直。而有结婚计划的女性们则表示,一定要让自己的男友和火神一样,拿着这枚戒指向自己求婚。

  于是火神和珠宝商再一次赚了个钵满盆满。

  然而被迷恋偶像冲昏头脑的粉丝们,却永远不会知道,当黑子窝在火神怀里看完整支广告后,广告中的模特突然起身走到他面前,拿出了和片中一模一样的那只闪烁着光芒的戒指,对他念出了相同的台词:

      “Will you marry me?”

  FIN.


评论
热度(45)
  1.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The Voice 转载了此文字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