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那些故事

 

·CP火黑

·根据条漫写的文,梗不是自己捏造

·条漫地址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_big&illust_id=32041006&page=48

·因为看不懂日文,有的地方纯属自己瞎猜、瞎改


二十岁之前,人们眼中的黑子哲也,还只是黑子哲也,一个存在感很低,表情很少的男生,一个普通人。

 

二十五岁之前,人们眼中的黑子哲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富豪,年纪轻轻就在生意场上得心应手。他低调,他富有智慧,他会隐藏,他依旧存在感很低。他很孤独。

 

三十岁之前,大富豪黑子哲也变成了全身瘫痪的大富豪黑子哲也。这么长时间过了,他的世界只是多了一把轮椅。

 




 

 

大厅里坐着一排西装革履的男人,他们都是来应征富豪黑子哲也的私人护工的。秘书桃井五月拿着名单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核对他们的身份。看到美女秘书黑色连衣裙包裹的好身材,应征者们都小心翼翼的偷瞄。

 

「那么,您应征的目的是什么?」,黑子的办公室里,桃井问道。黑子坐在暗处,静静的观察。

 

「工作很安定。」

 

「我,我很憧憬黑子先生!希望能借机向他学习。」

 

「我想帮助像黑子先生这样的残疾人士。」

 

... ...

 

「这位先生,您呢?您的应征目的是什么」眼前一头火红头发的青年随意的坐在椅子上,他的分叉眉没意识的挑了一下。

 

「真是的,来应聘也不穿正装。」桃井五月在心里默默地发牢骚。

 

 

「我?」突然被问到,火神大我吓了一跳,刚才一直在想怎么回答才好,完全走神了。

 

「我就是失业了,想赶紧找份工作还债罢了。」火神大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理由,他觉得还是诚实的告诉人家自己的想法比较好,毕竟「助残」啊,「憧憬」啊之类的,很假。他痞痞的坐在座位上,双手插在夹克的口袋里,淡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唉?!」听到这个答案,桃井五月显然吃了一惊。如此直白的人,到底是不是来找工作的?真是疯了。

 

静了几秒。

 

「你明天来上班吧。」黑子笑着看向他。这个笑,要调动他脸部几近僵硬的肌肉,十分不易。

 

就这样,失业不下十次的青年——火神大我,歪打正着,以「诚实」的品格,成功地吸引了大富豪黑子哲也的目光,成了他的私人护工。



 

 

 

两人相处后,我发现,这个筋肉较发达的红发青年,有着难以料想的单纯的一面。火神大我很擅长料理。从简单的美式快餐到复杂精致的法餐,都不在他话下。

 

火神大我的力气很大,他一个人就可以把我从床抱起搬到轮椅上。那样子,就像抱的是一袋土豆,很滑稽。

 

记得火神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差点没把相田小姐吓个半死。相田丽子,作为我高中时的学姐和现在的私人医师,是十分在意我的身体状况的。对于火神这样粗鲁的做法她十分不满。

 

「怎么样,我做的不错吧!这很简单啊。」火神笑着对相田小姐这样说道,很骄傲。虽然他背对着我,看不到他的笑容是什么样子的。

 

「喂喂喂!要倒了啊!黑子君要倒了啊!」不知怎的,看火神急急忙忙转过身的样子,让我很开心。可是真是抱歉,要笑一下,我的面部肌肉会很困扰的。

 

火神大我的饭量大得惊人,我怀疑他原来失业的原因是因为把雇主吃穷了。不过安心,在我这里,撑死他也不会失业的。

 

给我喂饭的时候火神大我也不忘盯着路过的桃井小姐的屁股直勾勾地看。他会目不转睛地看,还会把盛着土豆泥的勺子往我眼睛上戳,这让我很生气。火神大我很纯情呢,他不像大叔那样偷偷地瞄。那种明目张胆的看法,很像少不更事的人。他脸红了,真是个笨蛋。

 

「火神君。」

 

「火神君。」

 

「火神君。」不好意思,我不会生气。叫一个人的名字三遍,就表示我已经很生气了。我的眼睛不喜欢土豆泥的味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依旧是那副涨红了脸的害羞样。

 

火神大我,是个会发光的男人。起码,我自己这样觉得。




 

 

「为什么是这个男人,哲也?你知道,他就是个游手好闲的街头青年罢了。」我对面的这个男人,叫做赤司征十郎。赤司君作为陪伴我多年的挚友,总能给我很多意见,不管是在事业上,还是在生活上。他是我认识的男人中,最成熟的。虽然有时候,我怀疑他有精神分裂症。

 

「人不都是平等的么?我和他。」

 

我想闭上眼,好好的回想一些事情。想起火神大我与我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他会推着我的轮椅到郊区别墅后面的花园里散步。那天,到处是雪,厚厚的积满了地面。天空还很灰暗,雪一会还会下吧。

 

火神怕轮椅打滑,一直都没松开,连系鞋带时都是一个手抓着轮椅把手。只是我回不了头,看不到他的一脸苦恼。

 

「松手吧。」我说。

 

「不用。」他说。

 

不远处,他找了一块积雪较少的平地,停下来,帮我固定好轮椅,然后跑开了。

 

「火神君?」我叫他,他没回答。只听见他傻呵呵呵的笑声由近到远,再由远及近。他手捧一个雪球站在我不远处一米半左右的位置,一脸憨笑。

 

「黑子先生!」我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没错,冰凉的雪球狠狠的砸在我的鼻子上。我的鼻子已经被冻僵了。这就是冬天的温度啊,久违了。雪球的碎末落在我的衣服上,却没有化开。

 

吃痛的感觉让我想哭,但最终在火神大我匆忙的道歉声中,我笑出了声。

 

久违了,那个黑子哲也。

 






 

有的时候,我会和火神大我在自家的吧台前对坐。夜深人静,透过高级公寓的窗户是东京的夜晚,流离灯光加上我们两个好像被这座城市抛弃一般、似醉非醉的男人。

 

「我小时候啊,我爸刚带着我到美国的时候,我就发现那里的女人都超漂亮!大胸大屁股,黑子先生你看了一定会喜欢的!」火神滔滔不绝的对我说着他的小时候,很快乐。

 

「我又不是没去过美国,没见过美国女人。比起大胸大屁股,我更喜欢温柔的人。」这是我的回答。

 

「温柔的人啊——」火神重复了一遍,「桃井小姐的胸部很大不是么!」兴奋得涨红了脸。

 

所以说,火神大我,你真是个笨蛋啊。遇见他之后,我才领悟,笨蛋,原来真的会传染。从来都笑不出来的我,在火神大我笑的时候,竟会和他一样,笑的傻呵呵的。

 

「人不都是平等的么?我和他。」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渴望平凡的人类啊。

 

最后收场时,火神大我不胜酒力的身子早就瘫在吧台上了。不过,我也一样。每当我们两个人畅饮的第二天,我都不会按时出现在会议桌前。

 

 

「我想出去。火神君,来接我吧。」黑子说完,换来火神的五秒沉默。要知道,病弱的大富豪随意外出可是有风险的。

 

黑子的语调很平常,火神硬是能从中听出一份祈求来。

 

火神开来的是一辆二手的黑色本田,是他老爸的遗物。不知道这种老古董适不适合这坐惯了劳斯莱斯的大富豪黑子哲也。

 

火神把黑子抱得很紧,直到把黑子安稳的放到后座上后,然后给黑子系上安全带。「那么要去哪里呢?」

 

「哪里都好,火神君你来定吧。」黑子哲也是瘫在后座上,与他平时一样。

 

火神发动了车,一路向前。城市的街道在霓虹的辉映下,在车窗上组成了倒退的影像。一切都像在后退,现在的世界,是不是只剩下他们两人,驾着车,在夜幕笼罩的大街上向前走着呢?

 

「如果那样,也不错啊。」黑子摇下车窗,夜晚的风吹起他淡蓝色的短发,吹起了他的衬衫,也吹起了他瘫软的身体以及他飘忽的思绪。

 

黑子哲也不禁闭上眼。

 

眼前是雪山,自己和火神大我站在覆雪的悬崖边缘,看着远方天空中自由的降落伞。他叹口气,因为羡慕。火神大我上前整了整自己的围巾,背过身。

 

他说:「黑子先生,你要想玩的话,以后天气好了,我抱着你飞吧!」

 

眼前是房间的天花板,身旁是火神大我。他把自己轻轻的放在床上,坐下来,按摩他自己早已失去知觉的小腿,还帮他自己掖了掖被子。自己的视线,一时半会,都忘了从火神大我的身上移走。

 

他说:「黑子先生,你好瘦啊,明明那么有钱,不多吃点好的犒劳犒劳自己怎么行!」

 

眼前是火神大我,他抱着自己,开心的转圈,那天自己的左手的两根手指竟然可以活动了。火神大我很高兴。虽然记不清自己的心情了,但火神大我的那份笑容,自己记得很清楚。

 

他说:「黑子先生!太好了!太好了!黑子先生!」

 

眼前是火神大我,在某场宴会的舞池中央,穿黑色西装的他跟着音乐跳的很嗨。他跳的是踢踏舞。不愧在美国呆过,跳起舞来的火神大我自信,阳光,活脱脱的一个「美国大男孩」形象。全场的富家女都被他吸引了,就连自己在内。要是能看到那时自己的笑容,一定会吓得跳起来吧:嘴咧得很开,牙齿几乎全露出来了。对了,那两根能动的手指,还能跟着火神大我的舞步打节拍呢。

 

他说:「黑子先生,快看我!」

 

眼前是深夜的街道,宴会散场后,自己对火神大我说:「我想散步。」

 

那夜就在深秋的星空之下,无人的街道之上,火神大我还沉浸在宴会的欢乐中,哼着刚才的曲子。街灯的光照过来,自己都能感到很暖,即使已是深秋的十一月,落叶归根之季。

 

他说:「黑子先生,你很喜欢跳舞吧。你看,我刚才跳舞的时候,你笑得真是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眼前是烟雾,自己和火神大我并肩坐在高级会所的按摩椅上,身后美女伺候着,火神大我很开心。自己要来一支雪茄,让人点上,心满意足的抽了两口,就被身边的人夺走了。火神大我把烟叼在自己嘴里。

 

他说:「黑子先生,烟不适合你。」

 

「黑子先生。」

 

「黑子先生。」

 

「黑子先生。」

 

... ...

 

「黑子先生?」通过后视镜,火神大我看着昏昏欲睡的黑子哲也。对方没有答话,默默地。两人的脸在光与影之间忽明忽暗。没人知道,自己的表情。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么?真美。

 







 

不知何时起,闭上眼的黑子哲也与睁开眼的黑子哲也,能看到,全是火神大我,这个温柔的青年。

 

是的,直到现在。

 








 

火神大我辞职的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坐在轮椅里,看着小说。他推门进来。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是的,在他面前,我已习惯了这个表情。

 

那次,他没有回应。

 

「黑子先生,我决定辞职了。感谢这一段时间来您对我的照顾。您一定要早日康复啊!」火神大我,这个不拘小节的大男孩,那天,对我能够用起了敬语,对我深深的鞠躬,他对我说「早日康复」,他那天穿的是深黑的外套,他那天的表情只有歉意,他那天推门走了。他那天以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一次我偶然听到桃井小姐对丽子小姐说:「之前的那个火神君真是可惜啊,说是在美国的旧识为他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明明很擅长照顾人的说... ...」

 

 

就这样,我与火神大我的生活就此完结。句号是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和一张移民签证。我还是我,黑子哲也,那个三十岁就瘫痪的大富豪,住在东京地皮最贵的高级公寓里,有结着蜘蛛网的郊区别墅,有美女秘书和花不完的钱。

 

我少了个火神大我。

 

我想告诉他:「别走。」

 

我想让他回头,看看我紧咬着嘴唇憋住眼泪的脸。

 

人是平等的,尤其是在感情上,谁都有离别,谁都有怯懦。我的怯懦,是我没来得及对他说:「我喜欢你,火神君... ...」

 

之后,我在也没有听到过火神大我这个名字。我的身体,除了那两根手指,再也没有其他痊愈的地方了。

 

 

-Fin.-

 

 

 

 

 

 

 

 

 

 

 

 

 

 

 

 

 

 

 

 

 

 

 

 

 

 

 

评论(12)
热度(8)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