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を夏の月。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

-大家好,我逻辑不好。

-小学生文笔,真是见笑了:)。

·小学生来扔垃圾了

·赤降的脑洞

·生子【算是吧




    许多年后的某天,转过某个街角,赤司征十郎又遇见了分别已久的降旗光树。所有的笑脸在对视时消失,降旗拉紧了走在他身旁的孩子。

    看到此情此景,赤司征十郎并不觉得有多意外,这么长时间了,物是人非,各自走各自的路,很正常。他忍着内心复杂的情绪,朝着降旗光树走过去。

   “好久不见,降旗君。”他笑了笑。

    这次是“降旗君”,不是“光树”。

    降旗光树仿佛鼓起很大的勇气,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下午好,赤司君。”他在发抖,身旁的孩子敏感的意识到了这紧张的局面,泪光闪闪的抱紧了降旗的腿。

    沉默的几秒钟,先开口的是降旗光树:“赤司君,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我对你的感情,还是没变。”

    赤司征十郎柔和了眉目:“可是,我对你的感情,变了呢。”用凌厉的语气。

    降旗光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样的答案,这样的场景——被赤司征十郎抛弃、遗忘,他在脑子里演练过千千万万遍,可现实来临,却依旧无助。

    降旗光树转身,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住:“我变得,更爱你了呢,光树。”

   “赤——征\(≧▽≦)/!”

   “光树<(^-^)>。”

    两个男人就这样抱在一起。

    “希望下次爸爸和妈妈吵架的时候不要带上我,太丢人了我都要哭了。”赤司征树拉了拉两人的衣角抱怨道,显然,他的父母此刻并没有空理他╰( ̄▽ ̄)╭。


评论(6)
热度(8)

© 早乙女三〇から八- | Powered by LOFTER